[《环球》杂志 ]极限运动族:玩的就是心跳
2007-09-09 08:19:00


  “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小纯这样描述自己第一次蹦极时的感受,“那段时间工作和生活都不是很顺,压力特别大,就想尝试一种比较特别的方式来缓解连日来的焦躁不安。在朋友的提议下,我们选择了蹦极。”小纯说,本来她是很恐高的,但那一次,她豁出去了,在做好一切保护措施以后,便毅然决然地跳了下去,“忽然觉得海阔天空,什么都不怕了,激动得想哭”,并且从那以后,“深深地爱上了极限运动”。

  “极限运动”一词来源于英语中的“Extreme Sports”,是指一些近年流行的惊险刺激的另类体育运动项目,包括蹦极、攀岩、悬崖跳水、高山滑翔、滑板、平地花式、单车越野、野外攀岩、 山地速降、冲浪、 极限漂流、沙漠穿越等等。它除了追求竞技体育超越自我生理极限“更高、更快、更强”的精神外,更强调参与和勇敢的精神,追求在跨越心理障碍时所获得的愉悦感和成就感。

  中国的极限运动发展较晚,不过从90年代末开始,逐渐举办了多项极限运动赛事,如中国极限运动精英赛、湖州全国极限运动大赛、深圳欢乐谷国际极限运动挑战赛等等。今年3月到5月,X Games亚洲极限运动锦标赛在上海举办,这是国际知名的极限运动赛事首次登陆中国。与此同时,热爱这一运动的极限运动族们,队伍也在日渐扩大。

  Franky是一位职业的极限轮滑手,蓬蓬的爆炸头,肥大的裤子,举手投足间仿佛一名嘻哈歌手。刚刚在所属俱乐部——深圳灵魂同伴俱乐部负责人的陪同下练习回来的他难掩兴奋:“自从去年我成为职业选手以后,我比赛要用的所有用具都是俱乐部赞助的。鞋、护具、轮子,一切的一切!”

  Franky是1999年8月开始练习轮滑的,练了两年之后,在2001年的飞利浦X-rage中国公开赛街区赛拿到人生中第一个冠军,之后也陆续参加过一些国内的比赛,也获得过不错的成绩,如2006年的安踏极限运动精英赛全明星赛冠军,以及2006年真维斯全国极限运动大师赛街区赛冠军等。他说他非常热爱轮滑运动 ,它已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极限运动族都会把这项运动当成职业,更多的年轻人只是希望从这项运动中获得挑战的刺激以及成就感,或者干脆就因为它够酷。他们往往一有时间就会和同道好友们找场地练,有时也会搞联谊活动,包括实地竞技,假期还会有夜营活动。

  至于危险,正如Franky所说:“如果总是想着会不会摔伤,也就享受不到它的乐趣了。”

  此外,《环球》杂志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国内发展较好的极限运动组织都已拥有比较固定的组织,这些组织往往以俱乐部的形成存在,许多已经有了良好的赢利前景,如广州的4130极限运动俱乐部、南京的九华山极限运动俱乐部、北京的龙卷风极限运动俱乐部等等。

  这些俱乐部会定期组织极限运动族们进行联谊活动,大家交流心得、分享经验,在良性竞争的良好氛围中将俱乐部办得有声有色。

  国内极限运动族中的佼佼者也开始在国际大型比赛中获得好成绩,比如广州的4130极限运动俱乐部的梁乐民、甲壳虫极限自行车俱乐部的钟腾飞等。在获得成就感的同时,更加实际的是名利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