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等五大项进东京奥运带给中国机遇与挑战
2016-08-05 23:19:00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8月5日体育专电(记者周凯、周畅、罗羽) 国际奥委会全会里约时间3日表决通过,滑板、冲浪、攀岩、棒垒球和空手道等5个大项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这5个奥运“新成员”既有极限运动又有东道主优势项目。它们在中国有一定基础,但普及率有限,面临场地紧缺、参与渠道不足等困难。加入奥运“大家庭”,有助于这5个项目在国内快速推广并带动相关产业,同时也考验着我国的体育管理体制向市场化的转型。

  为什么是它们?

  2014年12月,国际奥委会全会通过了一揽子改革计划,其中就包括吸引年轻人参与和东道主可提议增加项目。此次奥运项目的扩军,显然是国际奥委会落实改革的具体举措。

  滑板、冲浪、攀岩作为极限运动,极具观赏性和挑战性,其时尚酷炫的特点让众多青少年成为它们的拥趸。

  “任何赛事都需要不断改革创新,攀岩入奥是国际奥委会向时尚运动、青少年受众靠拢的一次创新。 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离不开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极限运动,”国际攀联副主席、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新说。

  据中国轮滑协会产业委员会不完全统计,城市人口中,90%的孩子拥有过轮滑类器材(包括单排轮滑鞋、滑板和活力板等)。中国轮滑协会秘书长黄强介绍,在南京青奥会期间,国际奥委会设立一个创新实验室,集中展示滑板、速度轮滑、攀岩和武术四个项目,深受青少年的欢迎。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提议,希望将年轻人喜欢的项目纳入奥运会。同时媒体也希望通过这些时尚的运动,提高奥运会的收视率。

  在奥运会举办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增设东道主的优势项目对于提高举办奥运会的积极性显然是有帮助的。

  中国棒球协会秘书长陈旭介绍,棒垒球项目从1992年到2008年一直是奥运会项目,由于各大职业棒球联盟比赛与奥运会比赛时间的冲突,导致高水平选手不能参赛;棒垒球主要在北美和日韩开展较好,普及面不够广,导致棒垒球未能进入伦敦奥运会。

  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球中心副主任谈莺认为,棒垒球重新回归奥运一方面是国际棒球联合会和国际垒球联合会在2013年合并为世界棒垒联盟,为了棒垒球推广普及不遗余力,一方面巴赫倡导奥运会要更贴近青少年,给东道主更多选择,此次东京奥组委也为棒垒球回归做出了很多贡献。“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棒垒球项目本身的魅力,很受青少年欢迎,对青少年品格树立有好处,”谈莺说。

  项目普及加快、产业空间巨大

  与传统奥运项目相比,这5个项目在国内并非荒漠,有一定的受众基础。陈旭说,我国的棒垒球普及不算高,但在青少年中有一定认知度。如正在长春进行的2016年全国软式棒垒球夏令营暨全国青少年软式棒垒球锦标赛上,有156支参赛队的2千多名运动员参赛。此外,全国有一百多所大学有棒垒球队,目前中国棒球协会正在举办半职业的棒球联赛。

  据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相关人士介绍,沿海地区的青岛、深圳、海南的万宁等地的冲浪爱好者较多,中国极限运动协会每年会在万宁协助举办“海南国际冲浪赛”,国内冲浪爱好者大约在万人左右,广东、海南等也有一些冲浪俱乐部。

  入选奥运项目,对于这5项运动加快在国内的普及、提高无疑是一个巨大利好。黄强介绍,接下来协会会加快规范滑板的规则和场地,制订发展规划,并准备与南京合作建滑板基地,首届全国滑板锦标赛也将于今年11月举行。

  中国空手道协会秘书长王旭辉表示,2010年中国选手拿到了世界空手道锦标赛的冠军以及广州亚运会金牌,但由于没能进入奥运会,该项目随后进入低谷,现在开始恢复,“我们今年请了伊朗籍的外教,很多省市都有了组队的计划,入奥会加快这个项目的发展。”

  同时,作为制造业大国,5个奥运新成员也将为中国体育产业带来巨大的市场。中国轮滑协会的数据显示,全世界轮滑类器材80%以上在中国生产,滑板入奥将进一步拓宽市场。黄强说:“虽然目前中国以代工为主,但可以预计,未来中国的自主品牌会很快成长起来。”此外,国内在攀岩部分设施如岩壁、支点的设计制造方面也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

  配套设施仍是短板、需加快管理转型

  近年来,相关体育协会在这5个项目的推广上做了大量工作,但这些小众项目的普及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关,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竞技体育战略长期以来是以奥运为导向,奥运项目比非奥项目所获得的支持大得多。

  业内人士介绍,喜欢滑板的年轻人很多,但是U型池等场地急缺,多数滑板爱好者是在公园等空地练习,安全性难以保证。攀岩、冲浪、棒垒球也同样面临场地难找的问题。

  要在短短四年时间内完成普及和备战奥运的计划,显然难度较大。

  谈莺表示,棒垒球入奥之后,形势“相当严峻”。近几年来各个省市竞技棒垒球的人数、水平、后备力量都在下降,“进入东京奥运会任务艰巨,我们会积极的准备,如考察选手、加强梯队建设等。”(完)

(责任编辑: 于红立 )